男人三十四十五十一枝花


  孩子们被抱下去,嘎鲁玳亲自给康熙拧了热帕子算是对他的鼓励。

  疼孩子的老爷们总是需要表扬和肯定的。

  康熙眼圈还带着点红,别说看上去别有一番脆弱的美感。

  挨着哭包康坐下,嘎鲁玳轻声道,

  “爷,别难受了,只要咱们佳佳身体康健,不那么聪明其实也没那么重要,您想想当初那一场,咱们都以为这孩子都保不住了,看看现在,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康熙沉吟一番,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又把嘎鲁玳紧紧搂在怀里。

  “凤凰儿心胸豁达,又疼孩子。要是世间所有的额娘都跟我的凤凰儿一般,不管孩子是愚钝还是聪慧都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并且庇佑他们健康成长该有多好。佳佳能有凤凰儿做他的额娘,是那小子的福气。”

  “什么福气不福气,世间的阿玛额娘还心痛孩子的多,爷就是极极称职的好阿玛呀~”

  嘎鲁玳其实不管是在哪个时代都听闻过不少不配为人父母的例子。

  有些人确实不喜欢孩子,她能理解,但是既然不喜欢那就不要生,生下来以后只管生不管养,不仅不疼惜爱护反而百般磋磨,真是不堪为人。

  再想想身边这位,历史上出了名的养蛊式教育。龙生n子不好好发挥各自的能力,非要用其他兄弟的鲜血和白骨挑出一个最无情称职的帝王。

  希望这辈子好阿玛心软异常的康熙能够存在的久一些吧。

  “我,凤凰儿,其实,当年很是对于汗阿玛偏心董鄂氏的儿子也有过怨怼,总认为自己有一日做了阿玛,总会一视同仁,好好疼爱每个孩子。直到我真正有了孩子,才知道错过了汗阿玛。别说那些没留住的孩子,就是如今,我的心也是有偏颇。”

  看着康熙望向自己的深邃眼光,嘎鲁玳作为皇帝偏爱的那个,连着几个孩子都明显比其他的兄弟姐妹有更多的机会和他们的汗阿玛相处。/

  不说安安,就是这几个豆丁,康熙最忙的时候也时不时抽出一个时辰来看看孩子。

  当事人的嘎鲁玳看不清,连四四都很清楚的跟她讲过,这辈子的汗阿玛并没有变,只是额娘是汗阿玛心底的那份柔软。

  嘎鲁玳不知道细细翻了多少次前身得回忆,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最初她也想过自己难道也是一个宛宛类卿,心里还别扭了很久。

  可长时间和康熙相处下来,不管是对于元后还是如今的东珠,甚至是表妹贵妃,女人对于这方面特殊的第n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康熙对于这几位有尊重,有疼惜,有歉疚,甚至有难以明状掺杂着憎恶和怀念,唯独没有爱情。

  这亦是康熙悄悄告知她的。

  那些责任是他作为帝王不得不面对的,甚至情在浓时,康熙也不止一次在嘎鲁玳耳边说,若是有来生,他愿意不做这帝王,只愿做个富家翁守着他的凤凰儿简简单单过一世。

  每每说到这些内容,嘎鲁玳总是喜欢用手指描绘着康熙的眉眼,心中默念,这个男人是康熙大帝,他是天生的帝王。

  嘎鲁玳用最美的笑,最极致的温柔都不能让他彻底沉溺,自然不会允许自己爱上这个注定不能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