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做衣服


  王奉仪脸色一白。

  有点欲言又止。

  忍不住的,朝里面金华阁看了一眼,“这……”支支吾吾了好半晌。

  这才咬着唇,‘“那,那我明儿再来吧。”然后带着丫鬟走了。

  只回到自己的院子就叹气。

  “主子,主子,奴婢问了几个膳房的丫鬟和小太监。”却在这个时候,槐花跑进来,气喘吁吁。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之前好像也低位的妃嫔也找过苏良媛娘娘结盟。”

  王奉仪一愣。

  “别的妃嫔,”然后咽了咽唾沫,“那然后呢?”

  槐花摇头,“苏良媛娘娘现在都没和他们走动过,可见应该是没同意。”

  “而且据说以前那个死掉的陈奉仪听说就在良媛娘娘对面……”

  “死,死掉!”唰的一下起身,王奉仪脸一白。

  槐花脸色也是有些难看。

  可以说,她之前也是听到这个消息被吓得不轻。

  就是说着苏良媛娘娘到底做了什么。

  王奉仪咬着唇。

  顿时身子有些瑟瑟发抖。

  “那,那我还要去找苏良媛吗?”

  槐花也不知道。

  主仆二人顿时面面相觑。

  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倒是苏妤这边第二天安静了不少,院子外面也没有一直在有人过来打扰,心里都舒服了很多。

  “娘娘,那王奉仪也该有点眼力劲儿了。”翠芝笑着将一盅牛乳递过去。

  苏妤摸了摸自个这阵子渐渐大起来的肚子。

  小腹上鼓鼓的。

  摸起来还有点硬。

  触感还是挺神奇的,她掌心蹭了蹭,这才道,“嗯,你流出去的传言挺好,吓唬她陈奉仪是被我害死的,省的叫她给我找事。”

  翠芝又一笑。

  苏妤将那盅牛乳喝掉之后,这才接过茶盏漱口。

  起身,“走吧,今儿再陪我出去走走。”

  这几天她都出去散步。

  “诶,”翠芝忙应了,一边叫奴才去拿衣物,给苏妤披好,省的被外面的风吹着。

  不过李晟晚上过来找苏妤的时候,却就瞧见人歪在窗户后的贵妃榻上靠着大靠枕睡着了。

  身子上盖着层毯子,乌发如瀑布一般散下来,雪白的小脸蹭着枕头,一只小脚露在外面。

  “怎么回事,怎么叫你们主子睡在这里。”

  顿时不悦皱眉。

  李晟看向翠芝。

  翠芝忙紧张躬身,“殿下,娘娘说想靠着窗看看外面的风景,屋子里面烧的也有炭火,暖和的,奴才也问过太医,说是没什么事,娘娘才这么做的。”

  李晟凤眼眯着,表情也不好,“那也不成,日后不许这样了,。”

  窗户边万一收了风寒着凉该如何?

  孕妇又不好吃药。

  翠芝忙惊慌应是。

  李晟皱着眉,看了苏妤睡的挺香,没再大声说话,只有冷冷扫了眼那些奴才。

  走去了那贵妃榻边。

  伸手,握住了人藏在毯子下的一只雪白的小脚。

  细腻瓷白。

  入手是如玉一般的触感。

  倒是不凉。

  应该是没受寒。

  李晟手握着,就那么给人暖了一阵子的脚才塞回去。

  只不过刚一松手。

  忽然心里略过一个念头。

  喉头滚动。

  刹那,李晟看着小人缩在毯子里的白皙脚趾,莫名的有些……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