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个妹妹 作品

第三百八十二章:阴魂不散


说完,何南俯身拿起桌上剩下的西点包,三下五除二解决完毕后便站起身。

“婷姐,既然现在已经没什么事情需要处理了,那我就先行离开了?后续如果再有什么工作上面的变动我们就手机上联系。“

舒婷抬起头,看着何南欲言又止。

几秒过后她伸手拦住何南欲要转身离去的动作,说着。

“等一下,临走之前我和你同步一点,到时候场地搭建好你要不要过来看一眼?还是说你直接选角那天过来就好?“

那不就是明天吗?

一开始的时候何南已经与舒婷确认过自己明天有没有事情。

舒婷说了没有,何南这才与柳达善约了明天晚上的时间。

也不知道这场地到底是在明天的什么时候搭建好的。

如果从现在开始动工,最早估计也得明天中午。

从明天下午开始,何南就没空了。

何南转过身直面舒婷,询问。

“场地具体什么时候搭建好?婷姐你明天有没有空呢?“

舒婷看了一眼手机里他人发来的消息,抬头。

“收到消息,他们说最早明天中午可以搭建好,如果你想来看看的话可以明天下午来较为稳妥一些,我明天一整天都在公司,但是我刚刚是不是听你说跟别人约好了要出去?“

何南老实巴交的点了点头。

那还是在询问完舒婷之后当着舒婷的面约的。

舒婷靠着椅背,陷入了沉思。

“那不然这样吧,索性我明天一整天也在公司,我去盯着现场就是了,等他们完工之后我再拍个视频给你看,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更改的地方,这样我们也能实时落实,就不会等隔天来了之后发现哪哪都不行,如此,你也可以和你的朋友去约上一顿了,可以吧?“

何南眼前一亮,当即点头。

那可真是太可以了。

这样一来何南就不用把自己拆成几瓣用了。

还可以避开那个煞神-李颖。

想起如果自己明天来了公司遇到阴魂不散的李颖,那自己真得生不如死面容。

要不怎么说还得是舒婷呢。

安排事情就是妥帖。

何南满意极了。

“可以,就按照你安排的这么办,等到时候选角当天,我们再在办公室碰上一面再一起下去,我先陪你去看看配角那一场之后我再自己走过来,好了我走了。“



舒婷略微颔首,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比了个手势示意何南出入关门。

走出办公室,何南下意识戴上了头顶的鸭舌帽以及口罩。

而这次,防的可不是狗仔。

而是李颖那个阴魂不散的人。

索性,何南小心翼翼了一路,直到停车场都没有遇见李颖。

何南这才松了口气,把鸭舌帽从头上摘了下来,朝着自己车位走去。

只是。

就当何南转过拐角看到了自己那辆车在不远处,想快步走过去时。

这时,一道如梦魔般的声音从何南的身后响起,令何南身躯霎时僵住。

不是吧。

自己这才刚刚把鸭舌帽摘下来。

结果就遇上了?

何南当即加快脚步,顺利就在眼前。

只要坐到了车里,她总不至于把车窗给自己扒拉下来吧?

看到何南加快脚步好似在躲瘟神似的,李颖一脸不满,当即踩着高跟鞋小跑上去想要追上何南。

谁能想到呢。

她们竟然这么有缘,在停车场遇到了。

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她是注定要成为何南徒弟的人。

越想越得意。

眼见着何南身影就在眼前,她直接朝何南跑去,一手拍了拍何南的肩膀。

“何南导演!“

眼见着自己的车已经在不远处了。

就差两三步的距离。

就在这个关头,竟然被李颖抓到了。

看来是躲不过了。

何南一脸无可奈何,只能止住脚步转过身看着李颖。

“李小姐,我想我在办公室里说的已经非常清楚了吧?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李颖笑了笑,好似将先前在办公室里的难堪全部忘记。

“没有呀,我觉得你说的都很对,我回去之后也反思了,我是出过国没错可是我读的书都是死书没有实战经验,我需要多学习学习,我懂您的良苦用心就是想让我多学习,所以我这不是来跟您来吗?您放心,我保证,只要您肯我跟在您旁边学习的话我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不是。

何南压根就不是那个意思啊!

何南只是想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实力之后知难而退不要再上来缠着何南了。

谁让她跟自己学习了?

更何况何南自认为自己可不是一个好老师。

并且一个导演的拍摄手法都是其看家本领不轻易外传的。

最经典的事例就是柳达善的拍摄手法。

何南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拍摄手法教给李颖。

自己跟李颖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教?

就因为有一个利益往来的老板在上头?

这点钱还不至于让何南连看家本领都出卖,教别人。

何南气极反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不是,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要让你跟我学习了?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国内的情况,我跟你科普一下,一个导演的拍摄手法就相当于吃饭的饭碗,各有各的稀奇之处,一般不外传只传给自己的关门弟子,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教你?这里不是你的学校,这些知识也不是人人都能学的,你懂我说的吗?“

李颖听的一愣一愣的,似懂非懂。

就在何南以为李颖消化完自己这一席话,想要离开的时候,李颖却一把抓住了自己手臂。

何南霎时黑人问号脸。

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

何南连忙往后倒退一步拉开距离,把手扯出来。

他最讨厌莫名其妙的肢体接触。

会让人觉得是不是刻意为之,这附近是不是有狗仔。

“其实我不是很懂,那这样,你收我当徒弟,不就可以教我这些东西了吗?“

何南深吸一口气都平复不了自己胸腔里的滚滚怒火。

话都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

怎么就.......???

这么执着呢!

何南简直欲哭无泪。

一切情绪到了这个叫李颖的女人身上都转化成了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