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听风声 作品

第一百二十五章 阿尔杰不想唱歌

    贝克兰德,乔伍德区,某公寓。

    佛尔思坐在书桌前,一手握着钢笔,一手端着咖啡,伴随着前者笔尖快速移动,一行行单词出现在稿纸上:

    【……“或许,我确实是被魔鬼迷惑了心智。但无论如何,卡洛儿,请让我和你一起踏上旅途,无论这一次旅途的终点是什么,我都想与你共同面对。”

    高大俊朗的青年如此说道,他向卡洛儿伸出手,表情真诚而坚定。

    卡洛儿愣愣的看着他,她张了张嘴,最后有些泄气的道:“无论我答不答应你,你最后都会偷偷跟去的吧,你这个家伙从来都是这样……”语气似抱怨,似无奈,又带着些她自己都不明白的喜悦。

    她抓住了对方的手。

    “先说好,要是死在那里可别怨我。”

    朝阳在此刻终于升起了,金色的阳光从两人背后的山石细缝中里倾泻而出。】

    “啪——”

    “终于写完了……我下次再也不死线赶稿了!”

    钢笔被重重的拍在座子上,刚刚还在努力写文的佛尔思直接把自己的脑袋住桌子上一搁,整个人瞬间从刚刚的奋斗状态回到了咸鱼状态,一时间连眼睛都懒得睁了,竟然是直接开始小憩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佛尔思才再度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想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的脑袋上似乎被放了什么东西,伸手一掏就发现那是一封信。

    “咦,多里安老师的信?”佛尔思当即开始折信,同时起身走到客厅,果不其然看见休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在阅读什么。

    “在看什么呢?”佛尔思好奇的问道。

    “东区最近的悬赏。”休头也不抬的回答道,“对了,你老师的信我给你拿进来了,看到了吧?”

    “看到了。”一听是悬赏佛尔思瞬间就不好奇了,她坐到休旁边,从拆开的信封里拿出了里面的信,快速阅读起来。

    信的内容并不少,除了日常问候之外,就是询问她最近的现况,比如魔药消化状态、神秘学知识的学习情况什么的。

    顺便一提,虽然在日常生活很咸鱼,但为了小命,在魔药消化上还算是勤奋的佛尔思在上个月已经顺利晋升了序列7的占星人,正式成为了中序列非凡者,也算是可喜可贺。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多里安老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佛尔思忍不住吐槽了句,心底却是有些温洋洋的,显然无论嘴上怎么说,佛尔思本身都是很享受这种关系。

    “不过……”佛尔思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我总感觉多里安老师的态度似乎变急切了,以前他没这么急的。现在就好像恨不得我立刻晋升序列5,学习完所有知识一样。”

    “我其实有点担心,毕竟老师的年龄已经不小了……”

    老年人失控的概率可比年轻人高多了。

    “要不之后我陪你去探望他?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休抬起头,提议道。

    “休,你果然是我的好姐妹!”佛尔思当即给了休一个属于姐妹间的贴贴。

    休有些无奈,又有些习惯,只是道:“不过我觉得你可能想多了,你老师可能只是单纯的发现了你懒的本质,所以才希望通过督促,让你努力点而已。”

    “你说谁懒了?我消化魔药很努力的好吧!”佛尔思当即表示抗议。

    ——缺乏关键信息的佛尔思自然不知道,她的老师之所以在最近那么急切的想要把她培养成才,让她能够独挡一面,全因为她的老师在两个月前已经成功的被忽悠上了源堡,成为了新晋愚者信徒。现在多里安正抱着能活一天是一天的态度,不急就怪了。

    从这我们也能看出,多里安对审判天使的信仰确实塑料,所以即便有审判天使的担保,他依旧没有真的把愚者当成正神,改变信仰只是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而已。

    不过相信,经过某未来诡秘之主与其老师坚持不懈的忽悠(划掉)感化,多里安早晚会明白,时代已经变了,愚者才是yyds。

    ……

    苏尼亚海,某片海域——

    “按照这个消化进度,最多再过两个月,我应该就能把风卷者魔药消化完了。”

    船长室内,倒吊人阿尔杰结束了今天对风卷者的扮演,感受了下自己的消化进度后,哪怕lyb如他,也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到时候我就能直接晋升海洋歌者,调配魔药的材料都准备好了,仪式到时候也可以试着寻求愚者先生的帮助。可海洋歌者的扮演……难道必须得唱歌吗?”倒吊人阿尔杰这样想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他唱歌这种事有一些心理阴影,这主要源于童年的经历——而且小时候曾因为出色的外貌被选入过教会的唱诗班,结果因为唱的过于难听,又被赶了出去,这件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阿尔杰童年的不幸。

    所以对于扮演海洋歌者这事,倒吊人阿尔杰可以说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冲激……”

    就在这时候隐隐约约的歌声从甲板的方向传来,阿尔杰看向那个方向,听着那些与风浪声不相上下的歌声,眉头不由皱得更深。

    “奥黛丽小姐,这里就是学校的图书室,这些书都是从社会各界募捐来的……”穿着打扮十分干练的年轻女人一边引导奥黛丽往图书室里走,一边向她介绍道,态度相当殷勤。

    她也没法不殷勤,毕竟这位奥黛丽小姐可是学校的最大金主,对方只要随便从指缝里露点东西出来,对他们学校的老师与学生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

    为了生活嘛,不寒碜。

    更何况这位奥黛丽小姐真的既漂亮又心善,还平易近人……年轻女人忍不住偷偷的看了奥黛丽一眼,就见后者看向她,露出了一个甜蜜而温柔的笑容。

    “图书室的使用规则是怎样的,能跟我仔细说说吗?”

    奥黛丽询问道,对于这所她亲自推动建立起来的学校,她自然也非常上心。

    ……

    丰收教堂中,终于擦拭完烛台的埃姆林从教士服的袖子里掏出怀表看了一眼。

    马上就要两点了,我得回家了,总不能在教堂里参加塔罗会……埃姆林这样想着,抬头看向坐在大厅最前排的椅子上,正低头祈祷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就去向对方请了假。

    很快,埃姆林就乘坐马车回到了家里,开始等待三点的到来。

    伴随着远处钟声敲响了第三次,熟悉的深红从埃姆林体内爆发,等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来到了那片灰雾之上,坐在了青铜长座那属于他的座位上。

    “下午好,愚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