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处士 作品

第三百四十一章 可能

    “黄尚生的仨儿子我有耳闻,尤其是老大黄德彪。是……嗯,有点侠气,这种事儿……”齐凤鸣皱着眉头微微摇头。

    “我倒觉得不稀奇,年轻人过不去女人这一关也正常。”高南安撇撇嘴,神色突然变得十分精彩,“你就说沈先生吧?嗯~~嘿嘿嘿~~要不哪来的朱九成?”◥m.sメ?┢┦?.?

    齐凤鸣静静的看着高南安,一言不发。

    高南安尴尬的收起了笑容。

    “你觉得这件事儿是谁做的。”齐凤鸣揉揉太阳穴,“是谁的风格?”

    “手段像小赵,可是烈度太低了吧?整黄尚生?那弄他儿子有什么用?不疼不痒,打蛇不死的……”高南安收敛起笑容开始分析,“如果这事儿真的有背景的话,那他们图什么?”

    齐凤鸣静静的坐在那。

    “虽然头儿是林静起的,但这事儿不像老马的风格~~”高南安微微摇头,“拐外抹角的又不解恨!”

    他很笃定。

    “杀鸡儆猴呢?”齐凤鸣目光炯炯,“他们知道动不了黄尚生,但又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

    高南安深吸一口气。

    “叛徒,总要惩罚的吧?”齐凤鸣沉默一小会,缓缓说道。

    “那~~”高南安狐疑的看着齐凤鸣,“真是老马干的?”

    “像。”齐凤鸣崩出一个字。

    “对呀,手段很幼稚、不熟练,很盲目。”高南安缓缓点头,“不过,动机有点说不过去吧?黄尚生早就改换门庭了,他背叛的是小赵!”

    齐凤鸣笑而不语。

    “啊,我明白啦!”高南安一拍大腿,“小赵自己不愿意抻头,只煽风点火!”

    “他不能直接跳出来策划,所以计划显得幼稚可笑!”高南安笑了,“应该是这样吧?”

    他看着齐凤鸣。

    “有这种可能~”齐凤鸣点点头,“你再换一个思路。”

    办公室里沉寂了良久,高南安皱眉苦思。

    齐凤鸣静静的喝着水。

    “小赵祸水东引?”高南安猛地抬起头,“他是故意的把事儿做得这么糙,想让我们、让黄尚生误以为是老马出的手?”

    “唔,还有吗?”齐凤鸣放下白瓷杯,笑吟吟的看着高南安。

    “哥~~”高

    南安身体微微后仰,狐疑的看着齐凤鸣。

    “嗯?”齐凤鸣微微皱起好看的浓眉。

    “哥,不会是你下的手吧?”高南安试探着问。

    “哈哈哈~~”齐凤鸣爽朗大笑,“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哈哈哈哈,还有吗?”

    “老马和小赵毕竟才刚刚合流,配合还很生疏。这次,他们是在磨合?”高南安收起心中疑问,提出第三种猜测,“所以才不疼不痒的针对黄尚生的儿子,所以计划才这么小家子气,所以……”

    齐凤鸣笑吟吟的不说话。

    “所以他们才准备在我这打开突破口!”高南安咬牙切齿的继续说道。

    “分析问题不要带上个人情绪,”齐凤鸣微微摇头,“南安,没人看不起你。”

    “哼,他小赵也敢!也配!”高南安忿忿不平的说道,他没提老马。

    “老马也不会看不起你。”齐凤鸣温和的说道,“政工出身怎么了?马上打天下还能马上治天下?”

    他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小老弟的手。

    “我也是打过仗的,”高南安面红耳赤,“我是个军人!不是政工!他小赵才是政工!”

    “你呀~”齐凤鸣长叹一声,无奈的缓缓摇头。

    “虽然你们都认为我是政工,”高南安自嘲一笑,“可我从来都当自己是军人……”

    “好好好,军人,军人……”齐凤鸣噗嗤一声笑了,“是军人还不行吗?”

    高南安涩然,但是很享受。

    现在只有在齐大哥之前还能撒撒娇啦。

    “你还能想到什么可能?”齐凤鸣温和提示着,“想想?还有没有?”

    他努努嘴,目标是桌子上的西瓜。

    “涂自强?!”高南安皱起了眉头。

    齐凤鸣没说话,嘴角噙着笑意。

    “他没动机呀!”高南安摊摊手,“黄尚生一直跟他不错,黄德彪也没挡他的路……”

    “是,当初黄德彪坑过涂自强的互助社,但是最终也没给涂自强造成损失呀?”高南安继续分析道,“如果他想解恨,当时就可以抓着不放,对吧?当时放手了现在找后账报仇?这有区别?不能,那孩子不是那样不理智的蠢人!”

    “事物是发展变化

    的嘛~~”齐凤鸣咳嗽一声,轻轻的说道。

    “你是说他怕未来黄德彪接朱九成的位置之后对他的互助社不利?”高南安疑惑的看着齐凤鸣。

    齐凤鸣笑而不语。

    “不对!不对!”高南安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连连摇头,“现在朱九成对互助社都没什么办法,那黄德彪……至少二十年之后吧?”

    齐凤鸣继续笑而不语。

    “嘶……”高南安倒吸一口凉气,“他真是为了二十年之后的事儿提前搞臭黄德彪?还真有这可能!削弱黄德彪对他还真有好处!”

    齐凤鸣笑得像个孩子。

    “啊?”高南安歪着头。

    “我只能告诉你这事儿不是我做的。”齐凤鸣嘴角还挂着笑意,很努力的憋着笑,认真的说道,“其他的可能,你自己去查、去排除!”

    高南安面有难色。

    “调查部借给你。”齐凤鸣补充道。

    “调查部?”高南安缓缓抬头,“哥,你的身体……”

    “别瞎想,我身体没问题。”齐凤鸣微笑着摇头,“早晚得你接手,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先熟悉熟悉吧……”

    高南安一脸狐疑。

    “咱们都七十多岁了,不必忌讳这些。好就好,不好就是不好!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齐凤鸣轻笑着,“不过,你看老牛……”

    兔死狐悲。

    “你跟他不一样!”高南安瞪大双眼。

    “有什么不一样的?”齐凤鸣拍拍高南安的手,“都一样!”

    “我……”高南安急了。

    “去吧去吧,我还有事儿要忙~”齐凤鸣赶苍蝇的挥挥手,拿起了桌上的老花镜。

    “这件事儿你全权处理,后面不要来烦我。”他低着头一边看文件一边吩咐道。

    高南安身体一颤。

    “黄德彪不是那样的人?”高南安小心翼翼的问。

    “重要吗?”

    齐凤鸣微微抬头,老花镜搭在鼻尖上,温和的目光从上面飘了过来。

    高南安点点头,忧虑的看了齐凤鸣一眼,匆匆离去。

    “兄弟呀,大哥不能一直陪着你呀,你自己也该……”

    齐凤鸣看着高南安离去的方向一声长叹,又自嘲的摇摇头、扶了扶老花镜,低头处理起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