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脆五花肉 作品

第345章 陈圣幽的盘算

    张雷看着正在与云心水,青山客喝茶、聊天的陈圣幽,心中不禁将戒备心提升到极致。

    陈圣幽,楚国修真界第一人,元婴后期大修士,符道、画道双大师境界的高人,已经盯上他了,而且是正大光明那种。

    泥道,高浓度土晶之气,这俩个关键词,从陈圣幽的口中说出来,只能说明对方掌握了他所有的行踪,廉贞城发生的一切,陈圣幽都已经熟知。

    至于陈圣幽的目的很简单,可以说是一目了然,那便是寻找朱羽天的踪迹。

    从陈圣幽的语气和举止来看,似乎不怎么相信朱羽天与眼魔同归于尽的说法。

    反而认定朱羽天可能已经潜逃,或者干脆夺舍其它修士。

    或许在陈圣幽看来,他张雷就是追踪朱羽天的最大线索。

    如果不是朱羽天的相关记忆出现在他的灵海中,张雷也不会相信朱羽天这种级别的修士,会突然死在他的密室中。

    主要是他的眼睛恰巧失明,让沐孤琳和杨远志这俩位当事人,误以为是眼魔出现,从而造成这美妙的误解。

    不过,这种理由还是太过于牵强附会,眼魔这种元婴期修士才会出现的心魔,出现在他这种筑基期修士的身上,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但最近几年中,各方势力一起出动,四方搜罗,都没发现朱羽天的踪迹,朱羽天下落之谜,可不就成为楚国修真界的一个谜团。

    如今,陈圣幽旧事重提,对寻找朱羽天的踪迹,有任何用处吗?

    反正不管他们怎么调查,怎么追踪,都无法改变朱羽天已经陨落的事实。

    并且,杀害朱羽天的凶手,是整个孤矢修真界都无法想象的存在。

    张雷之所以将戒备心提升到极致,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陈圣幽和噬魂魔之间的联系有多深。oo0m.sx??8.c○m???

    噬魂魔依附在齐刘海身上的时间,或许可以追溯到齐刘海给他筑基丹那刻起。

    这将近八年的时间里,陈圣幽真的对噬魂魔的事情一无所知吗?

    连朱羽天这位即将突破元婴中期的泥道大师级别的人物,都被陈圣幽逼的上蹿下跳,只能通过删除自身记忆的

    方式,跟薪冥老祖合作。

    陆洲的天赋再怎么强悍,身份再怎么特殊,噬魂术在如何诡异,疯道士心法在如何牛逼,也没办法抵消结丹期与元婴后期之间修为上巨大的鸿沟吧。

    所以,张雷担忧的问题是,陈圣幽对陆洲的行踪视而不见,还是已经进行了某项合作。

    这一点没有弄清楚的前,真的让他无法寝食难安。

    可惜的是,蝶舞和圣火,到现在还没有回传信息过来。

    又不然根据她们找到的一些消息,或许能够猜出陈圣幽的些许意图。

    张雷心中叹了一口气,最主要的还是陈圣幽做事太干净了,不仅意图难猜,而且行动上毫无破绽可寻。

    从朱羽天被设计,然后至死,整整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依旧没查出那个一步一步逼他跳入陷阱的人是谁?

    可见陈圣幽的办事能力有多高超。

    骤然,张雷旁边响起了一阵咕噜声,他余光一瞥,只见阿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此刻的阿魏,全身注意力都被三位老祖,一杯接着一杯喝的落樱葬花茶吸引,时不时身体还发出咽口水的声音。

    可惜他们这些筑基期的小喽喽只有看的份。旁边也就结丹期的郭浩乾,谢云轩混了一杯落樱葬花茶喝。

    至于半夏老人喝了那杯茶后,早就睡着了,看样子这种天策宗独有的茶水,对补充身体元气,还是有不错的效果。

    张雷看着他们喝茶的样子,忍不住遐想,要是能弄个十斤八斤这样的茶叶,带回大宁国给他爹娘喝就好了。

    想必,爹娘喝了这种茶,活命百岁应该不成问题。

    如果青山客要是能听到张雷这番话,估计得笑死。

    落樱葬花茶,一年也就能产出一俩斤的样子,还十斤八斤,是在想屁吃吧。

    另外,落樱葬花茶的主要作用不是益寿延年,而是开悟,也就是促进修士对术法的理解。

    三位元婴老祖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吹捧后,一旁打酱油的张雷终于听到了一个令他感兴趣的话题。

    只听云心水不解的问道:“青山道友,我现在有一个疑惑,那便是你是如何心甘情愿前往

    理事会囚灵之塔,面壁思过一百年的?”

    青山客脸色一愣,无奈的说道:“理事会总部降下责罚,我有拒绝的资格嘛?”

    云心水似笑非笑道:“无法拒绝,就不能替换嘛?你可是天策宗的太上大长老,蜀国修真界的第一人。”

    “如果我是你,稍微谋划一下,还是有不少回旋的余地的。比如,随便找个理由,让门下的一位太上长老给你顶包,也好过于你这位蜀国修真界的领头羊,白白浪费一百年的修炼时光。”

    青山客诧异道:“为什么要替换?”

    云心水将喝茶的杯子放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青山道友,你不要跟我打马虎眼,当年有关那件事的情报细节,都经过我的手,对里面的弯弯道道都熟悉的很。”

    “你这么积极的面对理事会总部的责罚,怕是有非去的理由不可啊?”

    青山客将云心水面前的茶杯蓄满,解释道:“原来心水道友,对这个也关注了啊,惭愧惭愧,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让心水道友见笑了。”

    云心水摸了摸茶杯的壁沿,注视着茶杯上水,说道:“我怎么觉得这其中另有深意,反倒是挺像给某人起带头作用。”

    这下轮到青山客愣住了,“起带头作用?这不是我的本分吗?难道这也有错!”

    云心水抿了一口茶水,说道:“这茶水有点淡了。话说,我们几个有多少年没见过面。”

    青山客回想道:“我跟你见的比较少,但陈道友就在隔壁,我去囚灵之塔之前,见过多次,毕竟这附近有相同修为的朋友,就那么几个。”

    云心水一口将茶水饮尽,在青山客与陈圣幽俩人之间,打量了数番。

    “哈哈哈,也是,你们俩个身份、修为、境遇都比较接近的,常常见面也是理所当然。”

    陈圣幽不满道:“云心水,有什么话,不妨直接讲出来,藏着掖着算什么事。”

    云心水嘿嘿一笑,“没什么要说的,就是想求俩位道友一件事。”

    说完,云心水朝青山客递过去一枚玉简。

    这枚玉简的外表和面容,看的张雷一阵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