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洛韫 作品

第二卷第三百零四章 无家可归

    中午吃过饭,楚城幕又去天网和爱游打了一趟,今年是洪成安和沈亚年留守,洪成安是因为已经把老婆孩子都接到了渝州,上下班倒也方便,而白方禹的家则在外地,加上刚入职不久,很多事情都还没安顿下来,至于沈亚年则是因为年后就要去棒子国出差,主动申请了留守,寒假期间正是游戏的高峰期,整个爱游轮休的人其实也没多少。

    楚城幕和洪成安瞎聊了一会儿,把这几天积压的文件都签了签,空旷的天网公司,给人一种年前节日的懒散气氛,两人都感觉有些提不起劲来,和洪成安聊不了几句,这家伙就把话题又给转到了育儿经上,两个完全不是一个频道上的人,尬聊了半天,说的人无趣,听的人也辛苦,最后两两相厌。

    楚城幕双手揣兜,优哉游哉的从天网下到爱游,结果意外的发现,爱游的门口居然还等着那个叫吕筱筱的女孩儿,李容的点歌台视频都做了十多期了,这女孩儿还没放手?这是不准备回家过年了?得到的时候不珍惜,现在又是图啥哦!

    “海浪啥时候走的?”楚城幕坐到林海浪的位置上,学着对方那样把双腿搭到了办公桌上,居然没有滑下来?

    “昨天走的,他家在浙州,听说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和我商量了一下,他今年先休,像我这样漂泊在外的人反倒不是很在意这些!”沈亚年坐在旁边的位置上,手里整理着关于去棒子国要用到的资料,这些业内人士,关系网错综复杂,哪怕是还没开始公测的游戏,沈亚年手里却几乎已经拿到了除了源代码以外的各种资料。

    “明明是你先入职的,让你做海浪的副手,觉得委屈不?”楚城幕点了一颗烟,笑道。

    “这有什么委屈的,海浪是那种钻研型的人才,除了做游戏,他不耐烦那些待人接物的事情,我呢,虽说也在玻璃渣待过,创意这块儿又被老板你完虐,结果我发现我其实更擅长运营,我俩搭档得挺好的,名义上我是副手,其实爱游的大部分事物都是我在负责,就缺个称呼罢了,这种东西早看淡了!再说了,我们公司的规模明明就可以成立一个集团公司了,现在这些称呼啊,我看早晚也得换!”

    沈亚年抬头看了看楚城幕,笑容里带着几分狡黠。

    “你倒是看得清楚,不过不着急,等到年中再说,我准备一次性到位!到时候还得把公司的部门拆分一下,是个大活儿!现在这么胡子眉毛一把抓的,管理还没出现混乱,也算是你们几个得力了!”

    楚城幕笑道,沈亚年可能是仲卿卿给楚城幕挖来的人才里,情商最高的了,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说什么话,至于真假,楚城幕并不是很在乎,只要能给他带来利益就好,公司的人手越来越多,他不可能指望谁都像林海浪那个二愣子一样,动不动就对人掏心掏肺的。

    “门口那女的啥意思呢?老卫这个春节值班?”楚城幕突然想到门口的吕筱

    筱,这么老是待在公司门口,也不是那么个事儿。

    “嗯,卫栖言休了元旦,春节就不休了,那女的,从那次以后,天天都守在公司门口,卫栖言的态度也有些含糊,所以我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叫保安把这个女生给赶走!”

    沈亚年知道卫栖言早期就跟着楚城幕干过,算是公司里少有的被楚城幕经常提起的员工,再加上卫栖言的手里是真有活儿,连洪成安都来邀请了他好几次,这是个早晚会起飞的角色,所以沈亚年对待他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像普通员工那般。

    “含糊?几个意思?”楚城幕闻言来了兴趣。

    “我也看不懂,你要说卫栖言对她有意思吧,他又可以把这女的寒冬腊月的扔在门口这么久都不管,你要说对她没意思吧,他有时候还会给这女的带个饭,带件衣服啥的,每次这女的要坚持不下去了,他就来这么一出,也不知道他图个啥!”

    “上次我不小心看到他电脑屏幕是没关的文档,上面打着表格记录着每天和这个女孩子的互动,互动的次数,互动的时长,还有心理分析,备注上还有每天的总结,跟特么玩养成游戏似的!”沈亚年摇摇头道。

    啧,理工男真可怕,楚城幕闻言咂巴了一下嘴,突然想起以前玩过的养成游戏《美少女梦工厂》,里面就是每天进行不同的互动,最后达成不同的成就,好像有什么魔女路线,骑士路线,父架之类的,和卫栖言现在干的事情,不能说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

    在渝州呆了两天,楚城幕把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又找到私家侦探刘根柱,给他安排了一个新活儿,就准备回老家了!

    临行前,突然想到这次回来还没看见仲卿卿,也不知道让她留意地产商的事儿到底咋样了,眼看过了春节就进入二月中旬了,再没消息,这顿大餐可就吃不上了,给仲卿卿打了个电话,却发现这大妞居然不在渝州了,问她在哪,说是回了东北,楚城幕猜测她怕是去祭奠父辈去了,也就把这事儿给压了下来,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不差这几天。

    挂断电话,楚城幕想起也有好几天没和罗溪鱼联系了,又给罗溪鱼打了个电话过去,不过接电话的却是她的妈妈,听对面很是热闹的样子,楚城幕这才得知,罗溪鱼和她妈妈已经回了京都,给罗母拜了个早年,楚城幕这才挂断了电话。

    罗溪鱼回了京都,仲卿卿去了东北,晚点闲庭舒也得回老家,似乎可以走了。

    回到渝州的第二天楚城幕和苟东赐约好了年后去断龙山看热闹的事儿,眼看没啥事儿,苟东赐也踏上了返乡的旅程,人来人往的绒花汇又空闲了下来。

    第三天一早,楚城幕刚锁好露台的玻璃大门,打量了一下四周,感觉没什么遗漏,就准备回家,转过头,却看秋锦歌俏生生的站在院子大门口。oo0m.sx??8.c○m???

    “怎么了?”楚城幕打开院子大门,问道。

    “我没地方去,大家都回家过年团聚了,大街

    上到处都冷冷清清的,虽然布置得张灯结彩,我却感觉不到过年的气氛,我不知道该去哪!”秋锦歌低着头,看了看楚城幕手里的行李包,语气有些沮丧。

    “你没什么朋友么?或者说是亲戚?”楚城幕耐心道,对于这个女人,他总是抱着一种打心底的怜悯,虽然偶尔会欺负一下她,但相比很多人来说,楚城幕对她,已经很温柔了。

    “没有朋友,亲戚已经很多年没有走动过了,我以前老是活在一个真空一般的环境里,几乎断绝了所有的社交,事到临头,却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是不是很失败?在大街上转了一大圈,最后却转到你这里来了,我就你一个朋友!”秋锦歌低头自嘲道。

    “李容呢?他不算朋友?”楚城幕抬手看了看表,想想也没啥事儿,把秋锦歌给迎了进来。

    秋锦歌习惯性的坐到了秋千上,抿着小嘴看了看已经被楚城幕改造成了烤塘的荷花池,摇了摇头道:“李容和我只是搭档,除了唱歌的时候,平时没有联系的,他年纪太小,又没你成熟,再加上他有女朋友,没事联系他,不太好,虽然我看起来挺白痴的,实际上我已经快三十岁了啊!”

    楚城幕笑道:“我也有女朋友啊,你不知道么?”

    秋锦歌点点头道:“我知道啊,有一次李容和程颐说话的时候我听见过,所以我很少和你私下联系,再加上,我相信你能处理得清这些关系,所以也就不像对李容那般避讳了!”

    楚城幕苦笑了一下,自己要是处理得清楚这些关系,也不至于现在这么举棋不定了。

    “那你打算咋办?你知道的,我一会儿也要回家了,前几天我才把我女朋友带回家,实在不方便又带一个女人回去,我爸妈知道了,要打死我的!”

    秋锦歌闻言站起身,垂着头,可怜巴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楚城幕想了想,那手里的钥匙递给了她,在秋锦歌不解的眼神中,笑道:“你要是没地方去,就帮我看几天家吧,家里的陈设你也见过的,基本没什么变动,过不了几天,狗东西就回来了,到时候有他陪你玩,你也热闹点儿!”

    “真的?”秋锦歌惊喜道。

    “嗯,真的,不准进主卧,那是我睡觉的地方,反正这房子你也熟悉,别的就不用我叮嘱了吧?”楚城幕点了点头道。

    和秋锦歌道别后,楚城幕临出发前给老楚打了个电话,让他联系一下严书墨他爸,就驱车赶往了津城。

    等楚城幕到了江女寺,刚把车停好,就看见严书墨顶着一对黑眼圈骂骂咧咧的从他爸的宿舍里走了出来。

    “我他妈死外面也不回来,不用你操心!”

    眼看严书墨摔了一下大门,噔噔噔的往楼下走去,楚城幕见状拦住了他,问道:“你这眼圈啥情况啊?怎么了?”

    严书墨的眼圈还带青,青中又有些泛红,看样子是被打了好几天了,眼看送他回来那天眼眶还好好的,这又是跟谁干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