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寄思 作品

第281章 舍命相救

    凌桂一击得手之后,并没有打算放过第二分身。

    他的身子一个闪烁,凭空出现在第二分身的身旁,抬起一脚便踹向第二分身的脸庞。

    只听得嘭地一声闷响,第二分身的身子被踹飞数十米高,处于昏迷状态的他在半空中吐出一口夹杂着内脏碎片的血液,身上气息也萎靡到了极点。

    就在凌桂准备再接再厉,继续拿第二分身出气时,葬仙刀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体必经之路上。

    “定!”凌桂狞笑一声,随手扔出一张黄色符箓。

    小天从虚空裂缝中钻出脑袋,正准备偷袭凌桂时,冷不防一张符箓从天而降,落在了它的头上。

    它圆溜溜的眼睛无辜地转了一圈,嘴中发出一道尖叫声。

    下一秒钟,凌桂的眼前出现一片巨大的黑影。

    却是铁镦从虚空裂缝中冲了出来,直接一巴掌呼在了凌桂的脸上。

    凌桂的符箓定住了六翅天蚕,缺没有定住始终隐藏在暗处的上古食铁兽。

    “孽畜,你们都给我去死!”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两头凶兽戏弄时,饶是凌桂心性再好,他此时也打出了真火。

    他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个圆溜溜的白球,直接砸向铁镦和六翅天蚕。

    “神之手!”关键时刻,顾翔宇大吼一声,一只手穿过虚空,直接将白球拿到了手中,然后远远地扔到了一边。

    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白球落地的地方,突然间多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数千名永恒帝国的军士在爆炸余波的冲击下身子被扇飞。

    哪怕是顾翔宇跟欧阳傅勇也是身子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止住脚步。

    “这是什么玩意,感觉跟你们科尔兹星的吼天雷很像啊?”看着白色圆球造成的巨坑,顾翔宇心有余悸道。

    顾翔宇简直不敢想象,要不是自己关键时刻施展了神之手,而是任由白色圆球砸中噬天神蚊和铁镦的话,噬天神蚊和铁镦能否活下来。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大哥,这玩意比吼天雷厉害多了,威力至少强了一百倍不止。我估计

    尊者境都可能被砸得骨头渣都留不下。”欧阳傅勇苦着一张脸说道。

    “等等,大哥,刚才你嘴中喊的‘神之手’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喊了一声神之手,白色圆球就到了你的手中?”

    说了一句话后,欧阳傅勇后知后觉地问道。

    “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是尊者境修为了,神之手是我的神通。”顾翔宇一句话说完,已然放开欧阳傅的身子,独自扑向凌桂。

    “小家伙,你竟然有神之手这种神通,看样子你有机会修炼成神体啊。”凌桂瞄了一眼顾翔宇,眼中满是羡慕和嫉妒的神色。

    本源之力可以剥夺,神通是没有办法剥夺的,这让凌桂心中极为抓狂。

    “不过既然得罪了老夫,你就永远不要妄想修炼成神体了。”

    “因为,老夫不会让你活着看到明天的日出。”

    凌桂讥讽出声的同时,一根金黄色的绳索从他手中飞出,直接套在了顾翔宇的身上。

    只见凌桂的手腕轻轻地抖动一下,然后顾翔宇便被捆成了粽子。

    顾翔宇显然没有料到凌桂的身上竟然还有这种法宝,他心中吐槽不已的同时,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六翅天蚕。

    此时此刻,唯有六翅天蚕手中的葬仙刀才可能切断身上的绳索,让自己重获自由了。

    “小家伙,葬仙刀的确能够轻易割断你身上的法宝。”

    “不过,六翅天蚕不会有那个机会的,葬仙刀也终究会落到我的手中。”

    凌桂一眼就看出了顾翔宇的心思,而且毫不留情地揭破,让顾翔宇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六翅天蚕闻言,果断地撕开一条裂缝,迅速遁入了虚空。

    铁镦则是毫不犹豫地跟在六翅天蚕后面钻进了虚空裂缝。

    凌桂见状,也不追击,而是手掌一挥,重重一巴掌拍向顾翔宇的脑袋。

    感觉到凌桂这一掌透露出来的浓郁杀气,看着凌桂嘴角若有若无的讥讽笑容,顾翔宇忍不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耐心不足,踏入了凌桂进行设计的圈套。

    随着噗

    的一声闷响,顾翔宇的脸上一热。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涌入鼻端,让顾翔宇不得不睁开眼睛。

    “自己的脑袋居然没断?”顾翔宇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斑斑血迹,忍不住伸舌舔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脸上满是疑惑的神色。

    很快,顾翔宇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面前已然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赫然是第二分身。

    凌桂刚刚的那一巴掌被原本就身受重伤气息萎靡的第二分身挡住,此时的第二分身躺在血泊之中,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顾翔宇发呆的功夫,他感觉自己被绑在后背的双手一松,却是六翅天蚕趁着凌桂发呆的功夫,已然用葬仙刀割断了金黄色的绳索。

    “小家伙,你的命很大,竟然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成全你。”

    “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几条命,除了‘张东升’外,是否还有其他人愿意为你舍命!”

    凌桂惋惜地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张东升”,然后重重一拳头轰向顾翔宇。

    顾翔宇瞳孔一缩,脸上也露出了如丧考妣的神色。

    凌桂见状,脸上却流露出了极为得意的神色。

    “大哥,谢谢你救了我那么多次,现在是我还你救命之恩的时候了。”欧阳傅勇大喊一声,果断地扑向了凌桂,想让凌桂的攻击落空。

    只是欧阳傅勇明显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凌桂头也不回,甚至身子都没有动弹一下,任由欧阳傅勇撞向自己。

    凌桂的拳头没有任何的停滞,依然超顾翔宇的头上砸去。

    只听得嘭地一声闷响,欧阳傅勇的身子撞在凌桂的身上,仿佛撞在一块钢板上,直接被反震倒地。

    欧阳傅勇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脸上也露出了自嘲的笑容,原来实力不够竟然被人正眼瞧的资格都没有么?

    就在欧阳傅勇以为顾翔宇这一次必死无疑,他忍不住痛苦地闭上眼睛时,他突然间听到了一声惨叫。

    “咦,怎么惨叫出声的不是大哥,好像是凌桂?”欧阳傅勇疑惑地睁开眼睛,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