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什么是长城(下)


  李元安声音铿锵有力,一字一句吐出心中的郁闷。

  据他所知的历史,草原军队曾无数次入侵过中原。

  但无一例外,草原军队都是从长城防守的缺口进入中原,一旦被堵上缺口,这些来去如风的骑兵,就完全变成了瓮中之鳖。

  所以他一上来,便直指问题核心——

  既然你阿史德觉得长城不厉害,那为什么死都不愿意透露从何处扣关?

  他清楚地知道,即使突厥军队能凭借武力在中原肆虐,只要扣关缺口被堵上,时间一久,便会损失惨重。

  甚至有覆亡之危。

  因为,骑兵不能越墙!

  果然,李元安话音刚落下,阿史德面色微变,不再是那种嘲讽。

  “本将不愿透露扣关地点,乃是因为我突厥男儿乃天生勇士,从不向羔羊低头而已。嗬嗬嗬,黄毛小儿,你没说到点上。”

  李元安微微一笑,阿史德转移话题,正好说明打蛇打中了七寸。

  他继续朗声道:“突厥狗,你还没弄明白情况么?

  长城,在我强大的汉人手里...

  其实就是你们草原野兽的...催命符啊!”

  “哈哈哈哈。”阿史德大笑不止,“催命符么?那小儿,你如何解释你们的皇帝李二,竟然低声下气向我们狼主求饶,缔结城下之盟!!!哈哈哈,李二,能催什么命?我们突厥人,才是李唐王朝的催命符!”

  李元安嗤笑一声。“尔等蛮夷果然无知,你们突厥不过是趁大唐初建不久,国力还未恢复,趁火打劫,一时得胜罢了。”

  “战场上以刀兵分高下,岂能凭口舌分胜负?”阿史德摇头大笑,“事实上,你们李唐,便是在战场上输了,输了,便说明我们草原人比你们中原人强大!!”

  李元安露出一种看弱智的眼神,摇着头道。

  “可笑,可笑。试问你塞外草原风雪严酷,而我中原大地,自古便是膏腴之地。

  若你们草原人真的比汉人强大,为何好好的膏腴之地不住,反而要跑去住环境恶劣的草原?

  莫不是...你们突厥狗,天生就喜欢吃屎?不喜欢吃饭?”

  此言一出,围观众人竟有人忍不住发出低笑。

  李元安说的情况,乃是世人常识,不用说人类,便连野兽,强大的野兽,居住的地方亦是资源丰富之地。

  不会有野兽强了,生存之地反而贫瘠的道理。

  “你!贱种两脚羊倒会说笑。”阿史德面色冷冽,但颤抖的双肩显示出内心并不平静,“你没听说过强者都要在苦难中诞生的道理么?”

  李元安呵呵一笑,继续加码。“你难道真的信草原比我们中原强?好,我便仔细跟你说说.......

  其实,长城在孱弱的中原王朝手里,便能挡住你们草原人。

  就如我大唐初立,便能抵挡尔突厥百万兵锋。

  而你可知道,若长城掌握在强盛王朝手里,那会是怎样?

  想当年,冠军侯霍去病把强盛一时的匈奴杀穿......

  凭借的,正是长城这个跳板!

  更别说始皇帝,他杀得尔等唯唯诺诺!

  那句话,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

  说得不就是你们草原人缩头当孙子么?

  怎么?突然阔了几天,就把自己当土豪了!?”

  这一番慷慨陈词,让四周之人心潮澎湃。

  以李元安知道的历史看来,长城掌握在大秦、大汉、大唐这样的强盛中原王朝手里,就是一把悬在草原民族头顶的利剑!